现在是:  

学术动态

徐飞雄 李梦:融合集聚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

发布时间:2018-06-26发布者:查看次数:

   

徐飞雄 李梦:融合集聚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

 

2018-06-14 10:53:25 来源:红网 作者:徐飞雄 李梦 编辑:邬庆霞 红网官方微博 红网新浪官微 红网腾讯官微


一、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意义

(一)是警示人们牢记国耻,铲除“精日”的需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自2014年以来,全国各地“精日”行为年年发生,“精日”分子拿民族伤痕开玩笑,无耻挑战中华民族底线,且影响越来越恶劣,引发了我国社会各界强烈愤慨。这种现象表明,当前确实有极少数人思想落后、观念空虚,缺乏对抗日战争史的深刻理解和认知,亟待全面加强抗日战争史教育。在此背景下,很有必要高效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广泛进行寓教于游式的抗日战争史教育,更好地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精神——经历了战争的人们,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二)是强化雪峰山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的需要

  雪峰山地区是我国抗日战争史中极其重要的地区,在中国抗日战争中,中日军队正面战场较大的战役共22次,其中1次就发生在雪峰山地区。因而,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分布十分广泛,为数众多,如在溆浦县横板桥乡(阳雀坡、王氏宗祠)、新化县科头乡、隆回县高平镇、绥宁县水口乡、洞口县江口镇、沅陵县凤凰山、芷江县城近郊(芷江受降纪念坊)等地均有极具爱国主义教育意义的抗日纪念设施、遗址。然而,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经费严重匮乏,保存状况令人堪忧——许多抗日纪念设施、遗址因种种原因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且这种状况还在日渐严重。从国内外物质文化遗产和近现代遗存保护实践来看,可以认为加强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的最佳举措是实施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抗日主题旅游”发展互促互进。

 

二、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基础

(一)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意义特殊

  雪峰山会战(又称“湘西大会战”“芷江会战”),始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双方参战总兵力多达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中方取得了歼日寇3万余人的大捷。雪峰山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大会战。因而,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不仅分布广、数量多,而且有不少抗日纪念设施、遗址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中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芷江受降旧址和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抗日战争湘西会战阵亡将士陵园等。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的这一特征为发展富有特色的“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奠定了良好的旅游资源基础。

(二)雪峰山地区正在大力推进全域旅游的发展

  雪峰山地区许多县域正在大力推进全域旅游的发展,意味着当前以融合集聚发展为途径高效发展“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环境良好。首先,全域旅游的发展,有利于突破“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开发、经营在行政区域上的障碍;其次,全域旅游的发展,有利于整合雪峰山地区内资本、劳力、土地、技术、信息等生产要素资源,提高开发“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生产要素资源利用效率;第三,全域旅游的发展,有利于整合雪峰山地区内一二三产业资源,提高开发“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关联产业资源利用效率;第四,全域旅游的发展,有利于整合部门职能、体制机制、政策法规、公共服务等社会管理要素资源,提高开发、经营“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公共管理资源利用效率。

(三)雪峰山文化旅游集团正在迅速崛起、壮大

  “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的高效发展有赖于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宏观管理,更有赖于一批实力较雄厚的旅游企业参与。就目前情况来看,实力雄厚的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可成为“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开发、经营的主体。首先,该公司资信度高,经营理念先进。公司注资1亿元开发雪峰山旅游,于2015年与溆浦县政府签订了30亿打造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的投资协议;公司已与多家怀化旅行社、旅游公司零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与手机威尼斯赌场澳门建立了紧密的校企合作关系;公司在旅游开发、经营过程中始终重视规划先行、谋定后动,重视制度和标准建设,更重视社会形象的树立与提升——尊重社区和员工权益、坚持诚信经营、热心公益事业、追求可持续生态效益。其次,该公司正在着力对溆浦县阳雀坡、王氏宗祠等重要抗日纪念设施、遗址进行科学和深度旅游开发、经营。

 

三、强化“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发展的途径

  雪峰山地区“抗日主题旅游”发展水平低于其他红色旅游发展水平,主要表现有两个方面:一是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投入一直大大少于其他各类红色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的投入;二是多数“抗日主题旅游”景点普遍存在着旅游活动形式同质化、旅游活动空间狭小、旅游服务要素单一、旅游产业链条缺失、旅游经济收入极少、旅游带动功能微弱及专业人才缺乏等问题。要尽快改变这种现状,就需要以融合集聚发展为基本原则对抗日纪念设施、遗址进行保护与旅游深度开发。

(一)强化资金资源的融合集聚

  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基本上是靠小额度财政投入,社会民间资本投入几乎缺失,加之自身缺乏创收渠道,以致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艰难。因此,应采取以下措施强化资金资源的融合集聚:

  1.将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经费列入各级财政预算,同时与国家相关部门沟通,争取专项资金。

  2.整合部分财政专项资金(如农业产业化、农村环保、新农村建设、新型城镇化等方面的专项资金)向抗日纪念设施、遗址所在地倾斜投入,优化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的微观环境。

  3.采取以奖代补、以奖代投等方式支持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

  4.采取市场运作形式的“有偿转让”,坚持“谁投资、谁使用,谁受益、谁保护”原则,引导产权单位、企业和个人等社会其他主体参与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

  5.成立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基金,向社会公众募捐。

  6.鼓励各类教育机构依托抗日纪念设施、遗址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二)强化产业资源的融合集聚

  强化产业资源的融合集聚,是解决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旅游开发各自为政及旅游产业链条缺失等一系列问题的有效途径。其主要措施如下:

  1.实现跨界产业资源融合集聚。引导、鼓励农业、工业、商业、文化、体育等产业发展与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融合集聚,培育“抗日主题旅游”+农业、“抗日主题旅游”+工业、“抗日主题旅游”+商业、“抗日主题旅游”+文化、“抗日主题旅游”+体育等旅游新业态、新产品。

  2.实现业内产业资源融合集聚,主要从三方面着手:一是引导、鼓励雪峰山地区各“抗日主题旅游”景点在既突出共性特色又突出个性特色的基础上实现跨区域彼此融合集聚,形成以芷江受降旧址和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抗日战争湘西会战阵亡将士陵园及阳雀坡雪峰山会战指挥部、王氏宗祠抗日野战医院等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为骨干景点的“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线路;二是引导、鼓励“抗日主题旅游”与名人名胜游、研学游、康养游、风景名胜区游、城市游、乡村游等各类旅游融合集聚,形成“抗日主题旅游”+名人名胜游、“抗日主题旅游”+研学游等一系列复合型旅游;三是以做深、做细、做透、做精为原则,尽量使雪峰山地区各“抗日主题旅游”景点的旅游服务要素多元化,延长旅游产业链条。

(三)强化管理资源的融合集聚

  以融合集聚发展为途径开发“雪峰山抗日主题旅游”离不开众多产业和部门的支持,也离不开跨行政区域的旅游开发合作。因此,须采取以下措施: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相关法律法规,结合雪峰山实际,制定《雪峰山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利用办法》,为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提供法律法规支撑。

  2.争取省政府文化旅游部门的支持,建立由省政府文化旅游部门和怀化市、邵阳市文化旅游部门牵头的联席会制度,统筹协调解决雪峰山地区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中的重要问题。

  3.在有抗日纪念设施、遗址的地方,当地公共服务管理部门应充分考虑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经营的需要。

  4.在有抗日纪念设施、遗址的地方,当地农业、工业等产业管理部门宜主动参与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经营的管理。

  5.在考核县域全域旅游发展、乡村旅游发展甚至乡村振兴绩效时,宜将抗日纪念设施、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经营情况纳入重点考核内容。

 

  文/徐飞雄 李梦(手机威尼斯赌场澳门)